初中時,某一日,家中突然跑來一隻純白沒尾巴的小母狗,是當時一個很普遍的混種狐狸狗,我們孩子可開心了,活玩具啊!幾天後,沒人來尋,牠也沒離去,老媽向來心暖,牠就成了我們家的狗了!給牠取名叫Lady,淑女性情貫徹始終,愈長愈通人性,後院掉落地的芒果,會扒掉皮吃裏面的果肉,坐在老媽跟前討吃糕點時,不給牠,牠還會眼淚汪汪,害得老媽心一軟就給了!那年頭,我們孩子們也難得吃上甜點,牠能吃到是大大的幸福!

 

Lady長成後,每到時期,不論我們如何防範,總還是落在和斜對門駱伯伯家的小黑(黑帶些黃)交配而產仔,生下的小狗仔們,母親要千託萬拜地找鄰居收養,每批裏總有一隻會唸唸不忘本家,三翻兩次咬斷繩索跑回來,如此數回,老媽一心軟,家中就多了一隻!第一胎留下了一公狗,叫牠「喳喳」,半節尾巴純白(承母系)瘦瘦的(承父系),不太得寵;再一胎,又留下了一隻叫「胖胖」的小公狗,白黃黑三色,毛微捲,無尾,方頭大耳胖胖憨憨的,非常可愛!後來出國後,聽一大陸教會梅弟兄說,這種天生無尾的狗是稀有種,一般都是人為剁除的,我們懵懂只當牠們是凡物呢!哈!話說幾胎後,老媽受不了了,請精神堡壘附近處一家熟識的西藥房老板,給Lady打了一墮胎針,或許藥量過重,可憐牠差點喪命(我已在台北讀書,沒能眼見,後聽老媽說的),這以後就成了中性,沒再產子過!

 

另一鮮明的記憶是,老媽給三隻狗洗澡的畫面,三隻乖乖的排排坐立院中,一盆肥皂水一個刷,刷刷刷,三隻一、兩分鐘就可刷洗完,我們再用水管水清洗即成,效率極高!也記得Lady剛進門,第一次給牠洗澡時,想是我太粗魯手太重,牠被惹毛了,反頭呲我一口,鼻翼被撕裂流血,好在沒破相,奇的是,自己也沒生氣,不過呢,牠如真咬,我怕是鼻子也沒了!那時眷村裏的狗,都是串門子的走地狗,身上蝨蚤除不盡,所以沒事就是蹲在狗旁,幫牠們翻毛抓蝨子;一回,胖胖不知從那兒瘋回來,每根鬍鬚根底都藏一黑蝨子,看的頭皮發麻,一邊抓殺一邊罵,牠可憐巴巴一臉無辜的瞄著妳,好氣又好笑!母親因為胖,眷村裏她的姊姊圈都叫她「胖子」,一回在院中訓胖胖,罵牠一句死胖子,一抬眼,看見老媽在屋內隔著窗瞪我,趕緊閉上我這沒大沒小的嘴!

 

那時流行吃狗肉,說到好吃的程度是「一黑二黃三花四白」,所以一向不擔心牠們會被抓去宰了,後當我們在外地打拚時,先是喳喳不見了,後又是胖胖不見了,不記得是那年,但感覺這兩隻應該都超過十歲,只有Lady活了二十多歲(),雖老來胖的走不太動,仍算是壽終正寢!

 

我給「喳喳」取這名字,是因牠baby時,我們口中嘖嘖逗弄時,牠立馬進前來,「胖胖」是因牠從小圓滾可愛,Lady自然是因牠是Lady,為何都是我叫出來的呢?想是因爸媽無所謂,老姊不關心,弟妹就樂意隨我了!牠們陪伴最久的是父母,對牠們付出最多的也是父母!牠們都不在後,老爸老媽應該也是輕省很多!

 

Lady

IMG_20171208_100102.jpgIMG_20180125_143435.jpg

胖胖

IMG_20180125_143503.jpgIMG_20180125_143635.jpg

IMG_20180125_143608.jpg

不得寵的喳喳,只淪落成了背景!

IMG_20180125_143546.jpg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sabellelin 的頭像
Isabellelin

Isabelle 的點滴

Isabell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老妹
  • 讚讚讚!太讚了!“喳喳”和“胖胖”是你取的?(有點懷疑)

    洗澡沒印象,但記得常常幫牠們抓狗ㄙ子(有兩種,一種是吸血的)

    為啥我都沒和牠們照相呢?
  • 妳應該也有,只是不在我這吧!

    Isabellelin 於 2018/02/08 00:50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