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軾的《江城子》
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自難忘。

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。

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。

夜來幽夢忽還鄉。小軒窗正梳妝。

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。

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。

 

賀鑄的《半死桐(又名鷓鴣天)    

重過閶門萬事非,同來何事不同歸?

梧桐半死清霜後,頭白鴛鴦失伴飛。

原上草,露初晞。舊棲新壟兩依依。

空床臥聽南窗雨,誰復挑燈夜補衣?

 

唐宋詞鑑賞》一書中說這兩首,「堪稱古代悼亡篇章中的雙璧,論藝術性蘇詞差勝,評思想性賀作稍優,“梅須遜雪三分白,雪卻輸梅一段香”」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sabellelin 的頭像
Isabellelin

Isabelle 的點滴

Isabell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