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分類:林家憶往 (2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思銘憶雙親:

 

Isabell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初中時,某一日,家中突然跑來一隻純白沒尾巴的小母狗,是當時一個很普遍的混種狐狸狗,我們孩子可開心了,活玩具啊!幾天後,沒人來尋,牠也沒離去,老媽向來心暖,牠就成了我們家的狗了!給牠取名叫Lady,淑女性情貫徹始終,愈長愈通人性,後院掉落地的芒果,會扒掉皮吃裏面的果肉,坐在老媽跟前討吃糕點時,不給牠,牠還會眼淚汪汪,害得老媽心一軟就給了!那年頭,我們孩子們也難得吃上甜點,牠能吃到是大大的幸福!

 

Isabell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不知我們三姊妹在心思清明的老爸眼中各是如何?自己只有一個女兒,難想像父母和不同個性的子女相處時的心情

 

Isabell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1986年底一家三口離開台灣,母親1988年夏(61歲)獨自來此住了近四個月,事後想來,那時其實她已有老人疵呆的徵兆,可惜當時不懂!

1992年夏,老爸、老妹帶著她再來時,她已眼露迷茫,需要老爸一直護著,才來幾天,就吵著要回去!年輕時的她可是活潑外向,隻身勇闖國外,高興的很!每次她一出國(因她的姊弟妹都在國外),我們就數算巴望著她的歸來,好翻箱尋寶

Isabell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說鼻子和耳朵是會活到老長到老的!

記得老爸一向俊挺的外國式鼻子,老來九十多歲時,鼻頭幾乎齊了上唇(不經意查覺的);想到婆婆有一對富態的雙耳,2011年陪她去溫州回來,在桃園機場出口等車時,因風大,突然注意到她的耳垂被風吹的前後扇動不已,颇似象寶寶搖擺的耳朵,忍不住哈哈大笑,在旁的一陌生司機也看到了,笑說:老太太好福氣啊!

Isabell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Y同學聊到「媽祖回鑾乙事,順帶說說他異於常人的抓籤方式;想,如果信,需敬虔!如不信,何必抓!

記得有一回,我們姊妹三人帶著老爸去母親和老弟的靈骨塔,老姊和老妹在磚爐上燒紙錢,老爸和我坐在另一邊石凳上磨牙,老爸一邊看一邊說:「燒這個紙錢有甚麼用,都是做給活人看的!傳統是這樣,也就這樣跟了!,當時覺得老爸獨立樂觀又理智的個性,倒真是他一路走來的根基,也因而能沖淡一年內(2003/2004)喪失妻子兒子孫子的心靈創痛!

Isabell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75歲從未連絡過住在鎮江的表哥(父親小妹的兒子)和表嫂,拿著一封老爸二十多年前(民國82年)寄給表妹的一個信封袋,和一張28年前(民國75年6月)母親60大壽時的全家福相片,藉著旅遊台灣(參團七日遊)的機會,全心全意地展開了一篇尋找我們的故事,經過了一連串的巧合,碰上了好些個貴人,終於連絡上了老妹真是感動他們尋人的心,感動那一連串的環節,使我們感受了一個難能可貴的溫暖

表哥嫂參的旅遊團是從台中入境,一踏上台灣就請求導遊幫忙尋人,走遊到高雄時,台灣的在地導遊吳先生(第一位貴人)安排了時間,晚飯後帶著他倆從高雄坐捷運到岡山,出了捷運站,叫了一輛計程車,說要依信封上的地址找「康樂村七號乙,碰巧司機先生(第二位貴人)知道眷村改建了,也知道康樂村應該是分在勵志新城的乙區,就載著他們到乙區北門警衛室,表哥嫂拿出信封和照片問尋,適巧警衛室裏有一位媽媽 (第三位貴人)認出了照片中的母親,既有事實,警衛室裏其中一位先生(第四位貴人)開始翻查住戶名單,但找不到老爸的名字,因他老人家過世後,已改換到我們三姊妹的名下,然警衛室裏另一位王先生(第五位貴人),因資深在那兒任職久了,看著老爸的名字,說是眼熟有印象,隨又開始翻查陳年過往的管理費收據(最少兩年多前的),真是感謝他們的熱心和執著(前後約有兩個小時),就這麼查到了我們的戶號,慶幸在台北的老妹,曾為了電匯繳交管理費便於確認,留有手機號碼在管委會,他們拿到了手機號碼後,導遊吳先生就更熱心的幫忙打電話聯絡,直到雙方見著了面(在台北)才罷休

Isabell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小時,殺雞殺鴨燙毛清理是老爸的事,還記得每次他都是板著一張臉在做,當時不懂,後來漸長,才能體會他那殺雞的心情,在一派軍人的強硬本色下,其實是有一顆不願殺生的心!有一回,部隊裏送了他倆隻野兔,讓老爸殺來吃,結果沒殺,反而養了下來,但因是一公(黑白色的)一母(白棕雜色) ,隨即開始了繁衍,一窩一窩的生,煩死了老爸,因要負責牠們的吃食,番薯葉、胡蘿蔔之類,雜色棕眼父母生的小兔子,卻經常是紅眼純白色,記得後院鐵籠內的土地上的洞,被牠們挖的不知串往何處,後來如何也不知了,想必是自生自滅了,這事老爸可是被老媽罵慘了!只樂了我們有兔子玩!

 以前老爸總愛說,家裡就我最會打破碗碟之類的,長大後才領悟,因我從小愛跟進跟岀的,做事最多(老媽腦海中深印著我的名字叫「做事」,習慣一開口就是叫我),當然是打破的機率最大,想通後,就釋然啦!記得,稍長後,還會像老媽頂嘴:為何不叫其他人(好像也未見效)?哈!

Isabell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記得以前每次回岡山,母親一看到我,總是會很高興地說:瘋丫頭又回來了!大概因著愛笑,總會給人一種瘋瘋癲癲的感覺

不太記得老姊小時對我的好,只記得經常和她吵架,吵不贏,氣的哭,但她對我的一句讚美,倒是記得清清楚楚(大約我小五或小六時),說我是:動若狡兔 靜若處子,當時雖不明瞭其意,但感覺上是一句好話,所以欣然接受銘記至今

Isabell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一位YY同學說到,打麻將也有「凡事互相效力」的作用,因現下很多孝順的同學們都會陪著老爸或老媽打打麻將,幫助老人家消磨時間,所以算得上是效力

想到以前每次回岡山,老爸一看到我家先生,臉就笑開了!因老王會陪老爸打麻將,老爸輸了不算,贏了讓他拿,當然,破天荒大贏時,也會給我們吃紅,老爸是十打九輸,母親總說老爸的名字取的不好,又殊(又輸) ,難怪又輸,所以他很少去外面打,都是我們子女回家探望時,陪他打個八圈,讓他高興高興!

Isabell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在我印象中沒有太感受到父愛,父親的愛是不太會表露的,長這麼大從來沒有接到過一通爸爸的電話,父親凡事不願麻煩別人,包括自己的兒女,但是竭他一生省吃儉用存下來的錢都分給了兒女,這不是愛是甚麼!他是領退休俸的,他的錢用不完,為什麼還要這麼省,有時我們還會埋怨要他對自己好一點,後來幾年他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:"我這一生夠了,我對得起國家,國家對得起我!" 想到此,還是挺難過的!感慨他一生沒有過到甚麼好日子,從小就因為家境窮苦迫得去從軍,從此與家人分隔兩地,到臺灣結婚後和母親感情也不是很好,唯一的一個兒子,孫子,他也是白髮人送黑髮人,但他從來未曾訴苦,未曾求人,真不愧他軍人本色!

Isabell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13/01/2013今天是父親的週年忌日,提起勇氣,拿起筆,喚起記憶,重新整理,2005年底即每年回台灣陪日漸衰老的父親,2個月到5個半月,因應父親的日漸衰竭,2007年初即將父親送往白河榮民之家,一等我和筱銘回台,即接回家住,親自照料,直到2010年父親住進劉嘉修養護中心,父親就沒法在家長住了.以下是我從我的記事本中所記有關父親,我之間一些記憶.

Isabell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父親是在2006年底住進了白河榮民之家,這以後,每年老姊和我都是交錯地回去陪他幾個月,我們在時,就接他回勵志新城,走時再送他回白河‧

他2008年因心律不整,散步時發病昏倒在河堤公園,幸虧有走路的眷村相識,叫了救護車送往岡山的空軍醫院,又通知了我們(適巧老姊和我都在),隨後轉往高雄榮總急診室,第二天,來了一位我們召會的蕭大夫弟兄,立即安排了病床,第三天動手術,安裝了心律調整器,真是感謝讚美主!

Isabell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中藥揑對了方子,是會很管用的;記得老姊,高中時,過敏的利害,每次犯,全身紅腫奇養,臉會腫脹的變樣(看著好笑,想著可憐),每次都會氣的她,從省岡中騎個腳踏車哭著回家(老姊個性鋼硬,要她哭還真不容易) ,偏方吃了不少,甚至豬腦燉瘦肉(我旁邊看著都覺噁心,更不用說吃了) , 两、三年下來,也未見效,不知吃了多少苦頭;後經一軍中友人向其另一軍中友人要到一貼祖傳秘方(非營業的) ,吃了幾貼(不記得多少貼) ,當下根治, 就再沒犯過;之後沒多久,我也開始有同樣過敏的症狀,第一次犯,馬上吃一貼,也沒再犯過‧知道這方子寶貴,特別手抄複製了好幾份,保存在岡山家中,後因舊家翻修,東西被老媽大丟特丟,我在台北讀書,也忘了這檔子事,以後就再也找不到了‧

直到現在,想起來就懊惱,如還擁有它,可以幫助多少過敏人,真是太太太可惜了!好像是天機,洩漏一下,又回收了!

Isabell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俗說:會唱歌的孩子不容易變壞,從小就愛唱歌,但從小就是一副陰陽怪氣的嗓音(老妹一聽我開唱,就會請我別唱了),從小就是羨慕老姊和老妹的歌聲,連老弟都比我強,出國後,就更是和唱歌斷絕往來,然而在2010年9月間,突然老來開竅,抓到了如何用腹部發音的竅門,真可謂黃天不負苦心人,高興的不得了,自此每天都沉醉在自己的歌聲中(真是臭美),第一個試驗品是老爸,來年(2011)再回去時,他成了我的忠實聽眾,每天唱兩,三首給他聽;第一天一首<記得我們有約>, 聽的他, 老淚在眼中打轉, 我說:爸爸!我們有約,我又回來看你啦!第二天再唱時, 他消遣我說: 不知道妳還會唱歌! 逗的我哈哈大笑, 有趣!

 

Isabell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Dec 16 Sun 2012 01:53
  • 母親

記得母親曾說過: 一個孩子聰明不聰明, 只要看數學即知, 而我的數學從小到大,向來是一蹋糊塗, 所以能考上大學,全靠苦讀,當時老媽樂歪了家中,得感謝老媽的堅持(老爸認為女生,高中畢業已足夠混飯吃) ,我們三個女兒才被趕鴨子上架似的,不論是夜校或私立大學或專校,好歹算是大專生!哈!只有老弟不愛讀書,所以至終只能混個空軍兒

外祖父早年從山東移民到韓國,在那兒闖出了一片天地,成了富商,所以母親從小就是手頭大方(不知何為「量入為出」),活潑隨和樂天(熱誠不算計,愛打先鋒),勇於助人(偶會自許過高,幫倒忙),經常抱怨嫁給老爸這個窮軍人,我們子女們都是默默地為老爸叫屈,眷村人都是清苦耐勞,我家不比別家差,所以背著她,都說老媽是「打腫臉充胖子(適巧她的別號是林胖子)」,每做了甚麼好吃的(譬如水餃),自家人不夠吃沒關係,一定得送些給鄰居嚐嚐,她的這種大方個性,經常會被愛佔小便宜的眷村太太們吃定,看電影,三輪車資,大多是老媽搶著付帳,這可是願打願挨,願不得別人

Isabell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找出一些小時發黃的照片,翻照如下,看著寶貝,想著感動,念著我們姊妹三人的小時點點滴滴,有笑,也有淚,先將照片貼上,慢慢地來挖掘記憶吧!

一家六口,年代不記得了(只記得我們身上的毛衣是母親手織的)

Isabell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  • Dec 05 Wed 2012 05:46

有一次問老爸說:「我們中國人說的『義』,到底怎麼說?」,老爸想了一、兩秒回說:「公正、公平」;

仔細想想,要做到義,還真非易事,想到了「自義」一說,自以為做的是對的,是不是真對哩?!又想到「在善上智慧」一說,明辨善事是否確是善事,還真需要智慧!

Isabell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春秋閣,我們小時候是叫“啟明堂”(我只記得有另一叫法,但想不起名稱,老姊記性較好, 問了她後才記起) , 住左營時,老爸經常騎單車,一前一後帶著老姊和我,去那兒玩耍,後又加老弟, 他坐前座, 我和老姊坐後座,老爸會從我們頭上跨過上車,我倆訓練有術,會同時低頭,讓老爸跨過,像操兵一樣,整齊劃一,現在想來,尚覺好笑!不知我倆個兒矮,是否被跨頭太多次, 壓矮了!哈!找出兩張已發黃的一吋半大小的照片,翻照如下!

CIMG6211  

Isabell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將老爸安放在母親身邊後(永祿園),

姊妹三人合唱了一首「老黑爵」給他聽,

Isabelle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1 2